今年可以明显感到富艺斯野心变得更大

日期:2018-07-31 02:37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要想查询已有很久无开发者问津的游戏类型,调查潜在的市场,可以使用Steam Spy的用户标签统计。举例来说,经典的基地建造类即时战略游戏当前算是比较冷门。

  兼具东西方之美的赵无极作品成为藏家们竞相追逐的对象,国际拍卖行也正以东西结合为策略,进一步打开亚洲市场。

  5月25日至30日期间,佳士得与富艺斯这两家国际拍卖行相继在香港举槌,在一连串数千万甚至上亿港元的成交价中,本年度的香港春拍终于落下帷幕。

  华裔法籍艺术家赵无极毫无疑问是拍场上的“明星”,其作品《04.01.79》以6985万港元成交价在富艺斯“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和设计晚拍”中拔得头筹,成为该拍卖行自2015年进入亚洲市场以来拍出的最高价作品。而佳士得“亚洲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融艺”晚拍上,成交价前十中有三席由赵无极作品拿下,全场最高价为其逾1.7亿港元成交的《14.12.59》。

  赵无极市场热潮之外,进军亚洲市场的国际拍卖行们也越来越懂得本土藏家的偏好,切合当下艺术趋势,在拍品选择上呈现出东西对话的艺术面貌。扎稳脚跟的同时,拍卖行们不断探测市场容量,渐入佳境。

  面对拍场上频频出现的赵无极高价作品,佳士得亚洲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部门主管张丁元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从价值来说,赵无极作品跟西方抽象画大师作品不相上下,因为赵无极创造了西方画家在抽象风格领域里无法表达的东方精神,开创了中国绘画的现代样貌,如果能理解这一点,就不会对他的作品能达到这样的价格感到惊讶。”

  赵无极出生于1920年代,师从林风眠学习绘画。1940年代留学巴黎后,其作品经历了从具象到抽象的转变,确立了自己独特的艺术风格,最终成为在西方艺术世界享有盛名的中国艺术家。6月1日,巴黎现代艺术博物馆与赵无极基金会合作,举办了名为“赵无极:无言的空间”展览,以40幅大型作品回顾了赵无极1950年代以来的创作生涯。

  不过到了6月22日,部分投资人表示,已经从松江分局得知联璧金融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已经被立案侦查。而该公司的办公场地已经被警方封锁。

  本轮香港春拍上出现了一个意料之中的巧合,佳士得与富艺斯拍场的最高成交价都分别由赵无极作品拿下。其中6985万港元成交的《04.01.79》创作于1979年,是拍场上历来尺幅最大的赵无极1970年代作品,见证了赵无极在创作抽象画的中期至晚期之间,在风格上的过渡和转变。

  富艺斯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亚洲区主管暨亚洲区副主席陈遵文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选择推出这件重头拍品,是因为市场已经肯定了富艺斯在国际艺术品拍卖的专业程度,在这样的背景下,富艺斯“也希望为亚洲藏家搜罗优秀的亚洲艺术作品,本季时机成熟,便推出一系列出色的现当代亚洲艺术品,其中就包括赵无极的《04.01.79》”。

  拍得1.7672亿港元高价的《14.12.59》创作于1959年,这一年被视作赵无极创作生涯中极为重要的年份,上承其1950年代的神秘甲骨文绘画,下启1960年代极富戏剧性、原始性力量的表现主义创作,这段转变推动了赵无极在抽象艺术领域的升华。

  赵无极作品近年来多见于拍场,并不断刷新成交纪录,张丁元认为,其作品如此受藏家欢迎也与大趋势相关。“最近五年来,亚洲有太多的国际艺术活动,藏家眼界越来越开阔,在选鉴时会将中国艺术家与西方艺术家横向比较,其作品价格自然不断攀升。又刚好近两年收件时都能找到品相最好的作品,当好作品出现时,就造成纪录的刷新。”

  他进一步表示,与其说这是“赵无极热”,不如说这是蔓延全球的“抽象艺术热”,西方抽象艺术也在不断成长扩大。就市场前景而言,中国抽象画作价格相比美国顶尖抽象艺术家还有三到四倍的差价,并且亚洲抽象艺术的概念起步晚于欧美,对很多亚洲藏家来说还很新潮前卫,所以在亚洲市场还有一段可以发酵的时间。

  佳士得1986年进入香港市场,富艺斯则2015年才开启首场香港拍卖会,然而这两家拍卖行不约而同选择了一条路:东西结合,同时在拍卖策略上又各有细分。

  香港佳士得去年首次推出“融艺”晚拍,张丁元表示,“‘融艺’是以东西绘画对谈为概念,通过东西方艺术家在风格或创作手法上的相似性,找到两者在某个主题上的共性。”以抽象艺术为例,除1.767亿港元成交的赵无极作品外,本次“融艺”晚拍还以7322.5万港元成交了美国抽象艺术家尚·米榭·巴斯奇亚的《无题(橘色运动人像)》。

  今年,“融艺”晚拍单场成交额首破10亿港元,成为香港佳士得历来成交总额最高的晚拍。张丁元认为,“融艺”晚拍受欢迎很符合市场趋势,“亚洲藏家对国际艺术家有很大的需求, 并且希望去理解他们,‘融艺’为藏家提供了理解西方艺术家的东方视角,同时开启了东西艺术并存的收藏模式,这是它为什么受到瞩目的原因。”

  在富艺斯的成交榜单上同样可以看到东西艺术家共存的现象。在富艺斯“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和设计晚拍”中,共有18件西方当代艺术上拍,16件作品成交。其中尚·杜布菲创作于1955年的《猎犬》和乔治·康多创作于2000年的《黑色站姿人物》以754万港元并列西方板块最高成交价作品。另一方面,富艺斯受委托拍卖尼克·席尔斯的收藏,其中包括了亚洲重量级艺术家,如张晓刚、方力钧、岳敏君的作品,也囊括林寿宇、常玉等现代艺术大师的作品,全部以高于估价多倍的价格拍出。陈遵文表示,这一切都是向市场阐明富艺斯是亚洲市场的新势力。

  今年可以明显感到富艺斯野心变得更大,拿出了更多重量级拍品测探市场容量。上述富艺斯晚拍总成交额达到2.336亿港元,与去年同期的1.1984亿港元相比,数额翻了一倍。

  富艺斯提供的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底,亚洲藏家在富艺斯全球的买卖总额逾1.7亿美元,在近三年内增长近10倍。亚洲市场的良好回应也促使富艺斯投入更多。今年3月,富艺斯在香港开设首个艺术空间。过去几年,富艺斯逐步在亚洲的主要城市委任多位区域总监,包括上海、台北、首尔和东京。陈遵文表示:“我们将会继续在其他主要城市拓展业务,进一步巩固我们在亚洲的市场定位。”

  进入亚洲市场三年,富艺斯也总结出这个市场的与众不同之处。富艺斯亚洲区董事总经理陈瑞华表示:“我们的亚洲年轻客户比西方年轻客户的年纪小,在20至30岁不等(西方泛指40至50岁的为年轻收藏家)。我们观察到亚洲藏家,特别是中国大陆的收藏家,喜欢以数码方式了解艺术拍卖市场,以及与我们交流和投标。”

  基于这一观察,富艺斯也积极发展电子及数码科技,其官方应用程式可供观看现场拍卖,并进行实时投标。据陈瑞华透露,2017年,富艺斯线%。此外,网上成功售出的拍品当中,有30%至40%是以手机应用程式投标,此数字一直在增长。(编辑 董明洁 许望)

热门推荐
随机推荐
最新文章